苏沐秋

关于【若他还未老】

这个梗首先要感谢一个小姐姐,其实她找到我的时候我是拒绝的,因为,对于自己的文笔什么的我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,我怕辜负了她对我的期望,但是小姐姐的一再鼓励,我还是决定试试,写的不是太好,希望小姐姐不要嫌弃。 这个文暂时就更的差不多了,如果后面有小情节我会继续补充的,最后再次感谢小姐姐提供的思路,谢谢! @skyfall天幕降临

若他还未老(下)

叶修沉思的看着石碑前的红豆包,包子还是温热的,说明放东西在这里的人刚离开不久,叶修直觉的觉得这个红豆包的主人就是刚才和他擦肩而过的男人,他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苏沐秋最拿手的就是红豆包的。也许只是随手所为,却让叶修乱了心绪。
苏沐秋的厨艺很好,那时候叶修刚跟随他回家,虽然日子过得很清苦,但是他们却还是觉得很幸福,一起玩游戏,一起挣钱养家,顺便一起宠家里的小公主,甚至于那段时光叶修还长胖了。那时候苏沐秋经常会开他玩笑。
在晚上,苏沐秋总是会轻拥着他的背然后温柔的告诉他,他长胖了。
十几岁的年龄,处处充满了比较,少年总是希望将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恋人,所以便发生了经常减肥的情况。
为什么说是经常呢,因为每次叶修的决心都不会持续太久就被苏沐秋的美食所引诱,每次减肥不止不会成功反而还会多了一点小肉,但是好在叶修也是有在消耗的,不然他可能就成了个有魅力的胖子。
苏沐秋去世以后,叶修吃过很多红豆包,但是再没有苏沐秋做的那种味道。
鬼使神差的,他拿起来了一个红豆包轻尝了一口,只是一口眼泪便落了下来。
叶修是见过苏沐秋做红豆包的,很是麻烦,先用凉水将红豆放置一个晚上,然后再加冰糖用小火慢炖,期间还要不停的翻动锅底,叶修也学过,只是最终也没有学会,因为那时候的叶修总是缺少那么一点耐心,相对于做红豆包,叶修其实更喜欢的事,是看那个做红豆包的少年,他喜欢他眼中的专注,更喜欢他每次对他露出的宠溺微笑。
除了拥抱外,叶修和苏沐秋是有过亲密接触的,只是苏沐秋不知道而已,那时候他们还没有互通心意,叶修也只敢在晚上趁着苏沐秋睡着的时候,偷偷的在他脸上印下一个吻,带着无比的虔诚和爱恋,以及无比的小心翼翼。
叶修很后悔,如果知道他们的未来那么短暂,如果当初他早一点鼓起勇气,现在的遗憾是不是会少很多,如果那时候他学会了怎么做红豆包,是不是就可以骗自己,阿秋没有离开,他只是出去买个菜,很快就会回来。
他以为他的生命终止在十八岁,但是今天发生的事情却给了他不一样的事实,阿秋真的只是迷路了十年,他好像找到回家的路了。
为什么叶修这么肯定苏沐秋还活着呢,如果连自己想了十年的味道也辨别不出来,那荣耀教科书真是白当了。
“叶秋,帮我个忙。”
……
叶修第一次庆幸自己的出生,他第一次觉得有钱人真好。
叶秋很速度,那个男人的信息很快就出现在叶修的手机上。
叶秋发给他的第一张照片是那个人的微侧着头微笑的样子,虽然样貌不一样了但是叶修却还是认出了他,因为叶修曾经无数次看到那个人那样看他,专注并且温柔。
“苏宁沫,28……”
看到他的身份介绍,叶修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。
他飞快的离开,向着信息上的那个地址前进。
风中仿佛传来了他的声音,“阿秋,我来接你回家了。”

若他还未老(中)

苏宁沫知道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孩子,这件事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呢,大概是十年前自己出车祸住院的时候无意间发现的吧,他们血型对不上。
但是,这又有什么关系呢,眼前这个人,给予了自己无限的宠爱,明明他已经28了,却还是被他当成了小孩子,担心他因为脸上的伤被排挤,又担心他怕领导同事欺负,即使他现在是公司总经理了。
是的,苏宁沫并不是太好看,或者再退一步说,苏宁沫其实是整过容的,在脸上还是能看出旧伤的痕迹,十年前的那场车祸太严重,苏宁沫在家里躺了两个月才能起床活动一下,等到四个月过去才能重新出门,苏宁沫知道自己原先不是这个样子的,但是他忘了自己本身的模样,就连姓,也是跟着那个男人姓的。
那个男人叫苏武,是个殡仪馆看守员,苏宁沫曾经试图说服他,想让他换份职业,可是他不肯,久而久之苏宁沫也就不强求了,只要那个男人自己过的开心就好不是吗?
苏武是在苏宁沫26岁的时候去世的,他当了大半辈子的殡仪馆看守员,看过无数的尸体,最终自己也变成了其中的一员。
“爸爸,我今天没有带红豆包给你,因为我把他给了刚才遇见的一个男生,他就在你隔壁呢,说不定你们有伴了,爸爸他叫苏沐秋,是不是很巧,跟我们一个姓,他好像十八岁就去世了,如果不是遇见了你,我是不是成为了第二个苏沐秋,爸爸,我很好,公司没有人欺负我,你放心吧,最近还有女孩子和我告白,你看你不用担心我的终身大事了,以前你就老念叨了,现在知道你儿子的魅力了吧,你看,你不在我也是活的好好的,就是有时候有点想你,家里有点空了,我养了一只猫,你不会介意吧……”
苏宁沫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,其实苏宁沫的性格属于比较倔强有点小固执的,如果只是普通的时候,他是肯定不会说这么多的,但是,两年前的今天,那个男人刚好去世。所以一年就放纵这么一天,也是可以原谅的吧。
苏宁沫一直记得那时候他刚醒,对这周围的世界一片空白,一个人都不认识的日子很煎熬,多亏了父亲一直在他身边,有时候半夜被惊醒,父亲就会在房间陪着他,就像哄小孩子睡觉一般哄着他睡觉,等他工作休息的时候就拉着他去游乐园玩,其实他们的组合有点奇怪,一个十几岁的少年,一个两鬓渐生白发的中年,但是苏宁沫一点都不介意,他享受这样的关爱,并且想要努力回报。有时候一些人会盯着苏宁沫议论,这时候苏武就有一种要去打架的冲动,但是每次都被苏宁沫给拉住了,为了那些人,不值得进警察局。
“爸爸,没事的,你看我都不介意。”穿着白衬衫,黑色牛仔裤,体型修长的少年拉着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人说道。
“我就是忍受不了他们议论你,明明我儿子这么帅,哪一群没眼光的,宁沫,你别理他们,他们就是嫉妒你长得好看。”中年男人还是很气愤。
即使知道男人是在安慰他,苏宁沫还是觉得很受用。
“嗯嗯我知道的我们回家吧,我给你做红豆包吃,好不好?”
“都说女儿是贴心小棉袄,没想到我儿子也是,我苏武真是太幸福了。”
……
苏宁沫知道,自己其实并不是太好看,但是说丑也并不合适,他身上有一种温柔的光芒,直接透过他的相貌表现出来。
苏武脾气其实是很暴躁的,但是这八年来,他连一句重话都没有对苏宁沫说过,竭尽所能对苏宁沫好,就是怕他因为自己的脸而自卑,所幸苏宁沫活成了他想要的样子,自信强大但是却不失温柔。
苏宁沫在回忆,回忆着八年的点点滴滴,直到手机铃声响起来,告诉他有工作需要处理,这才擦拭了一下石碑上的脏东西,起身离开。
苏宁沫离开南山的时候遇见了一个男人,他穿着一身休闲装,给人一种慵懒的感觉,但是眼中却装着无比认真的严肃与无奈,与外表格格不入,这种反差令苏宁沫不禁多看了几眼。最终他们错身而过,但是他却觉得,那个男人离开的背影,他忘不掉了。

若他还未老(上)

“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。”穿着黑衣服的男人喃喃道。
“叶修哥,你今天怎么这么文艺呀?不符合你流氓攻的气质哦。”
“沐橙,让你少跟着楚云秀她们看那些乱七八糟的电视剧。”
又是一年的清明,南山依旧是那么安静,墓碑上照片里面的少年,嘴角挂着笑,仿佛他一直都是在温柔的注视着他们,好像这十年的时光只是叶修的一场梦,他们还是如网吧初见时一样,意气风发。
那个少年叫苏沐秋,是一个真正的神枪手,当叶修成为了荣耀里面教科书般男人的时候,这个人却躺在了冰冷的南山,十年。
天空飘起了小雨,叶修将撑起的伞递给了苏沐橙,却任由细雨沾湿了发梢,等到时间够久了,腿都快麻木了,叶修终于动了,将照片上的水迹擦拭干净 后便拥着眼中带泪的苏沐橙离开。
“阿秋你看,你宠着的小宝贝是不是长大了,她都会开我玩笑了,她呀,有很多朋友了,你这个妹控就不用担心啦,我呢,也遇到了很多有趣的人,改天我把他们介绍给你认识好不好?我们现在过的都很好,真的。”只是,还是没有习惯你不在身边,但是最后一句话他不打算让那个少年知晓了。
陈果他们似乎发现了定律,在清明节这一天是不会去招惹叶修的,也没有机会招惹,因为一般叶修从南山回来了就会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,等到第二天出现的时候仿佛昨天那个人不是他一样,继续开启毒舌无下限的模式。
其实说起来陈果他们可能不相信,叶修每年的那一天从南山回来了都是在睡觉的,即使睡不着也会强迫自己闭着眼睛,听老一辈说,清明节前后那些逝去的人会经常托梦。
叶修没有梦见过苏沐秋,一次都没有,即使这个习惯保持了十年,但是却在一次又一次的提醒他,阿秋已经死了,那个说着人生路还长的骗子,永远不会回到他身边了。
“阿修,等等我再等等我。”
叶修知道自己是在做梦,没错,他终于又重新看到他了,苏沐秋变了,不再是十八岁的少年模样,眉眼完全长开了,是个高大的男人了,但是却还是让人一眼就觉得这是一个温柔的人。他想去拥抱那个人,但是手却有千斤重一样,抬不起来,叶修急了,因为他发现那个男人正在变淡变淡,直到最后消失不见。
叶修醒过来的时候,枕头已经全湿了,要是黄少天看到叶修这个样子估计会笑好几天,但是他不在乎了,十年了,第一次梦见他,这个发现让叶修的眼角又湿润了。
“阿秋你看,我又因为你哭了,你说你要怎么负责呢?”他轻拥着被子的姿势,像极了那时候那个少年抱着他的样子。

全职随记之伞修

叶修是个老烟枪,这是全联盟都知道的事,
叶修最近在戒烟,这是只有苏沐秋知道的事。
为什么叶修好好的要戒烟呢,因为苏沐橙怀孕了。
苏沐橙怀孕了,身为妹控的苏沐秋坐不住了,恨不得包办苏沐橙生活中的一切事情,这让身为苏沐橙丈夫的莫凡感到压力很大,自己老婆怀孕,大舅子比自己老婆还要着急是什么意思,苏沐橙劝了几次,无果,也就随他去了。
这不,苏沐秋最近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,听说孕妇吸二手烟对宝宝不好,听说孕妇和身上烟味重的人在一起对宝宝不好,所以苏沐秋强制叶修戒烟了。
“媳妇,沐秋,乖乖,让我再抽一根好不好,就一根。”这天,我们的大心脏叶修又在刷下限了,奈何对面是他的“死对头”根本不为所动。
“你也知道沐橙怀孕了,你烟味太重了熏到我家外甥怎么办,你知道怀孕的人都很脆弱的,而且这是沐橙第一胎,要慎重对待。”
“沐秋,我觉得,沐橙其实可以不用拿妹纸的视角来看她,你看她和小楚,小戴,小唐都可以称联盟四霸了。”
“好吧,你要是不想戒烟我也不勉强你,我自己搬去和沐橙住,你一个人住吧。”
开玩笑,放着好好的媳妇不抱,抱着枕头睡,叶修觉得自己又不是傻了,还是继续自己的戒烟大计吧。
呵呵,论心脏和妹控,还没有比得过苏沐秋的,叶修如是想到。

全职随机之莫橙的520

苏沐橙是在吃早餐的时候发现不对劲的,一般情况下,莫凡都会提前叫她起床的,然后一起组队吃早饭,可是今天当闹钟把自己吵醒,洗漱完整,吃了一半的早饭,还是没有看到莫凡的身影,手机的话也是无人接听的状态,扣扣微信都没有回复,苏沐橙有点担心,正准备出去找他的时候消失了一早上的人终于出现了,顺带的还有好几大袋的瓜子零食,嗯,满满的好几大袋瓜子零食。
说实话,苏沐橙是有点生气的,因为某人一早上就消失不见了,但是看见那么满满好几大袋的瓜子零食又有点反应不过来,她觉得可能是昨晚和楚云秀讨论周江太晚了,脑袋有点小型抽风。
“节日快乐,我给你放上去。”莫凡并不知道她的内心,将零食拿到了她的房间。
随即,苏沐橙也跟着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后来当苏沐秋准备拿些零食和莫凡一起分享时,无意间看到了那张放在最显眼的发票,RMB520。
真是个傻子,却让苏沐橙红了脸。却还是轻轻在他脸上印下一个吻。
“傻子,520快乐。”

美梦

叶萧是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吵醒的。
外面天还没有亮,窗户关的并不严实,偶尔还能感受到微风拂动着浅灰色的窗帘。黑暗中,他看到床边站了一个人,他看不起他的容貌,但是却直觉的认为,哪个站在黑暗中的人不会伤害自己。
“你是谁?”感受着那个人越来越接近自己,叶萧觉得越来越有压迫感,即使他不愿意承认。
“宝贝,你不认识我吗?可是我认识你哦,阿萧。”
叶萧不明白为什么那个人喊自己宝贝时,心跳不受自己约束般的快了那么一拍,但是他觉得这种感觉并不坏。
那个人好像挺高,起码比自己一米七九的个子要高,俯视着自己的时候让人感觉到了黑豹般的动态美,叶萧觉得自己的想法有点荒谬,却还是这么固执的认为着。
“宝贝想什么呢?我站了这么久都不理我。”
他看着男人坐在了自己的床边,却没有反对,他的手摸上了自己的腰,隔着一层睡衣,仍然可以感觉得到男人手上厚厚的茧,要很辛苦吧,心疼来的那么突然,虽然只是第一次见面,不,确切的说,他们没有见过面,因为即使到现在他也不知道他的样子。
那双手仿佛有些魔力,它所经过的地方酥麻的感觉渐渐升起。腰,胸口,脖子,最后他停在了那鲜艳的红唇上,轻轻的摩擦着,带给叶萧战栗的快感,他觉得男人在引诱他,可是他却不舍的拒绝,叶萧觉得自己不可理喻,可是即使是这样,他也不想失去身边的那个男人。
“你想要我。”不是疑问句,而且肯定句,叶萧不想知道这个男人突然出现,也不想知道他有何目的,他唯一想的就是,那个男人是不是终将属于他一个人。
“如果阿萧对别的男人说这句话我一定会让他后悔多看了你一眼,你要知道,你的男人只能是我。”男人温热的呼吸撒在叶萧的耳朵上方,似乎红透了的耳朵取悦了他,他轻轻舔舐了一下耳蜗,身下的人似乎不受控制的轻颤了一下。
“虽然觉得很不可思议,即使我我们是第一次见面,即使我不知道你叫什么,是哪里人,为什么突然会出现,但是我还是很直接的告诉你,你的男人也只能是我一个,除了我是谁都不行。”他微微起身,抱住了床边的那个人,虽然行为很利落,但是男人却感觉到了乱了的呼吸以及身上传来的温度。

全职【伞修】

说在前面:第一次尝试,可能不出色,但是,是真心喜欢苏沐秋。
苏沐秋,是有意识的。他清楚的知道,自己已经不存在这个世界的。他看着马路中的自己,鲜血,一点点的凝固,他知道,他彻底的离开了这个世界,他想拥抱一下哪个男孩,可是,他的手,只是无力的穿过去,他想像以前一样,搭在他的肩膀,但是他做不到。他看见那个叫叶修的男孩,红了眼眶,却强忍着,不让眼泪下降,那一刻,明明不在跳动的心,却还是体会到了什么叫做难受。三年相处,他们是对手,是搭档,是亲人,是兄弟,可是,在最后的最后,他却发现,原来,他想当的,是他的爱人。

新人,求关照

专注伞修,可能了解的不多,单纯的喜欢,只为了最爱的人在我的世界里,是快乐的。